婼诺。

一只智障又话废的小透明,喜欢心血来潮的时候写写啥画画啥的w
可能一事无成,但还是想做点什么吧。一切事情尽力而为。

悄悄发下留个档(。)

猫。(2)

赤司视角

1.

不知从哪天起,我再也没有看见哲也的身影。我找遍了我所能想到他会去的地方,都没有找到,打电话也无人接听,发出去的短信也是显示的未读。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没有哲也,我才发现我的生活竟然过的如此艰难,枯燥,无味

以至绝望。

我失去了我人生的那一片蔚蓝天空。

夜深人静 ,房间里只有时针转动的声音。

床,除了冰冷再无其它的感觉,身旁没有那个温暖的水蓝色的毛球,拥抱的,只有一团空气。

拿起床边的白色小瓶,倒出最后两片白色小药粒。再躺回那不再温暖的床。困意袭来,相比这现实,我更愿意沉浸在那虚幻的梦。

2.

睁开眼睛,又是新的一天。不对,又是昨天。醒来的地方不是我的房间,好像是。。在医院。

少年时代的好友一脸困扰的看着我,欲言又止。我知道,他又要说我,又要重复那虚伪的谎言。

他对我说,黑子已经死了。

可笑,怎么可能。

他只是跟我玩捉迷藏而已。我的哲也,还在我的身边。

也许我现在在一个梦里面,一个没有哲也的梦。

3.

我找到哲也了。在一家m记附近的小巷找到他的。

那时候他在角落里偷偷喝着奶昔,看到我,眼睛真的大大的,呆呆地看着我,身上有点脏兮兮的,很像一只流浪的小猫咪,特别可爱。

终于找到你了,我的爱人。

不过看样子他好像已经忘记我了,没事,你回来就好。

4.

当我对我的朋友们说哲也回来的时候,他们都震惊的看着我,随即又换成那个令我厌恶的神情。几个人小声的在那里讨论着。

哲也就在我身边,难道他们看不见吗?

我摸着哲也那一头软毛,对自己这么说,没关系,也只有我一个人看得到就够了,哲也则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我,我好像听见他在说,“我只要赤司君一个人看见我就满足了”。

我记得在某个时候,他也说过这句话。

我亲了一下哲也的脸颊,对啊,只要我们拥有彼此就够了。

看着一直在那里小声交流的几人,我不悦的起身,毕竟还是有点不爽的。提前告辞拉着哲也离开了。在我推开门的时候,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

“病情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

我微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迈开离开的步伐。

哲也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,问我怎么了。我笑着摇了摇头回道:“没什么,只是刚刚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。”

5.

真太郎又给了我一瓶药,似乎与之前不同。我把药退回去了,现在我并不需要它,我的“良药”已经回来了。哲也每天晚上都会不见一次,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又会回来。有时则会消失一整天,最开始的那几天,我以为他又要离我而去感到悲伤,甚至产生了,

禁锢他的想法

就在我身边,哪里也不能去。

不过隔天他就会回来,再次出现在那条小巷里,笑着向我致歉,看见我特别生气就向我撒娇。每次看他撒娇就没办法,所有怒气和委屈一下子烟消云散。好吧我投降,毕竟我的爱人太可爱。这个小家伙似乎知道我这个弱点,每次惹事都用这招。唉,这招用在我身上简直百事不腻,谁让他是我的“心肝儿”呢。

6.

黑子回来已经有3个多月了,这几个月,我的天空又是一片蔚蓝。美好的像一场梦,如果这是梦,我愿意再也不醒来,沉浸在这梦里,即使付出生命。

但梦碎的日子始终都要到来。

真太郎看我不再有那种眼神,有时候我带着哲也去看他,他也会向哲也打个招呼。我习惯于这样的生活,享受于现在的世界。一切貌似都回到了从前。

去m记陪哲也买了一杯奶昔,我们打算去斜对面的那家面包店。不过一下子我就打消这个计划。潜意识告诉我,千万别去。但哲也出乎意外的执着,把我硬拉着走向那边。我只好顺着他。在走那条小巷附近的的马路时,我的不安感越来越强。

不要走这条马路

我的大脑给我发出红色警号,但我的双腿不受我控制仍然迈着前进的步伐。哲也还在牵着我的手,嘴边的笑容未减,丝毫没有发觉即将冲来的汽车,这一画面似曾相识。那一瞬间一切都成为慢镜头,眼前所成的景象和记忆重合,

不要!

在下一秒,我立刻推开了哲也,那一瞬间,哲也似乎在对我笑,就像那时那样。

7.

尖叫的声音,小孩子哭的声音,议论的声音和救护车的
声音,交织成一起。身体传来剧烈的疼痛 ,身下的一摊红色液体。马路旁没有哲也的身影,只有一些陌生人在大声的对我说话。啊啊抱歉现在不能回应,我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声音。

一切都想起来了

梦碎了。

在曾经的某一天,哲也也躺在这里过,和我相似的

样子躺在这里,染着那令人厌恶的红色。他仍然保持住
微笑,短短续续诉说着那可笑的诺言

“没....事..的..征十郎...我会....一直.留下...来陪你的”

“不要...流..泪了”

可是你还是抛弃了我。

不过马上我就要来找你了,你要在那里等我。

眼皮越来越沉重,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。周围的噪声似乎更大了。啊,好吵,不要烦我睡觉,我要好好休息一下,去找我的哲也。

在陷入黑暗之前,我看到那个巷子里,好像有一只白色的猫。

9.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在一家房屋面前,被一个女人抱着

--我貌似变成了一只猫。

我打探着这个陌生的地方,突然,在房顶上,我看见了小巷里的那只白猫。我挣脱女人的怀抱,跳上那个屋顶。

这只猫有着和哲也一样的眼睛,哲也的感觉。不,他就是哲也。

它一动不动的看着远方,我也坐在它旁边,看着远处的森林。阳光格外的暖和。

我听到楼下的那个女人喃喃道。

哲也不再孤独了。

tbc(?)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


猫。(1)

哈哈哈哈好久不见_(:_」∠)_
偶尔诈尸一次。
依旧是小学生文笔,写的依旧是谜一样的东西。
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共有3篇?
◎建议两篇混合在一起看。。。应该会看懂?
越改越迷。
第一人称注意。
第一篇的我即神明




不嫌弃的话请继续往下拉。






0.
其实小屋的所有猫都是已故的灵魂。







1.

最近小屋里新来了一只猫。

听说是黑不溜秋巫师从人类的那个世界里捡来的,脏脏的,还受了伤。蜷缩在巫师怀里,像个小煤球一样 ,身上还带着血的味道。

这个孩子真干净。这是我的大脑给我的第一反应。

我从黑不溜秋巫师里接过这个可怜的孩子,被吩咐照顾好它。

“这是个无辜的孩子,从现在开始你就代我好好照顾好它吧。”

这是巫师对我说过的最后的一句话。

说完他就离开了小屋,与屋外的黑暗融为一体。

2.

小屋里有很多猫,但哲也是最特别的一个。

它好像失去了之前的所有记忆 ,它不知道它的父母是谁,不知道为什么会受伤。唯一记得的,是它自己的名字,它唯一记得的两个字。

哲也。

记得的原因听它说过,

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,耳边好像有人这么叫他。

3.

接过哲也后,我便好好的给他洗了个澡。

污秽和血随着泡沫被冲洗掉,用小池的水洗净了伤口。

原来它不是小煤球啊!摸着它雪白的绒毛。它已经醒过来了。蓝色的小眼睛转过来转过去,四处张望着,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。真是双美丽的眼睛,纯粹不含一丝杂质,像洗净后的天空一样。

眼睛是心灵的窗户。导师曾这么跟我说过。

我似乎明白了当初的那个想法。

4.


哲也是只奇怪的猫。奇怪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。它很多行为都不像一只普通的猫能做到的。简直不像一只猫。

例如,喜欢喝香草奶昔。它不像其他猫一样喜欢小鱼干什么的,而是喜欢人类世界的那种粘稠的白色液体,我曾经偷偷的尝过一口 ,很甜。(等等猫不是不能吃甜的吗?)在午饭时间,总能看见它抱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大杯子满足着。

我不知道它怎么弄来奶昔的,不过看见晚上在树林里消失的白色身影我就立即明白了。

真是个调皮的孩子。

猫不能吃甜食的。但我并没有禁止它喝奶昔。

毕竟啊,

我轻轻抱起又在门外熟睡的白球儿。

我可爱的小哲也可不是普通的猫咪。

5.

哲也喜欢看书。

每当我从书柜里拿出人类世界拿来的书籍时,它就在我的书桌上盯着我,那双有神的眼睛满满都是期待。

等我坐在沙发上打开书籍,它便跳进我的怀里,小爪子拍拍我的手,我便翻到之前看的那一页,每当它看完的时候,它都会用它的小爪子轻轻拍我的手背。

真是个可爱的猫咪。

一人,一猫,一本书,就这么度过了睡前的时光。

6.

哲也和我一起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



7.

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哲也了

当初我以为它只是在哪个不知道的小角落睡觉,或者在屋顶上晒着太阳,或者,

去了人类世界。

以前哲也只去一两天就会回来,每天晚上偷偷的从花园后院墙的一个不起眼小洞钻出去,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看见它从那个洞进出,最后索性就在那里做了个门。

可这个门上面的铃已经有从两周前就没响了

我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。我心中不知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在找遍所有我所能想到的地方后,我肯定了后者的想法。但我不能去寻找他,我不能离开这个地方。这里除我之外就没有活物了。

怎么办。

看着窗外对面的那片树林,我突然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了。

8.

当小黄抱着哲也回来,已经是几天后了。

我看着他怀里的少年,心里有种不知名的滋味。

又是浑身伤。

我轻轻的发声问此时对我最坏的消息。

“他。。是已经记起来了吗。”

沉默

“为什么要答应他!你明明是知道这个行为是违反规定的!”“他已经在人类世界是“不存在的”,他遗忘了那些不好的记忆,呆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?为什么还要让他再次回到那一刻!”

又是沉默。

我接过他怀里的少年,轻轻将他放在床上。

只有微弱的呼吸。

我抬头看着这位平常嘻嘻哈哈的人,他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,我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。

我轻轻的叹气。将手放在少年的额头。

“这件事我也是个帮凶,当初我发现的时候就应该制止的。”

“小黄,如果觉得愧疚。就帮我一个忙吧。”

9.

看到屋顶上晒太阳的哲也,我安心的舒了口气 。

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那个样子了。

一股悦耳的铃声传进我的耳里。我轻轻的打开大门,看着门外的黑不溜秋巫师,还有他怀里的那只猫。

抱起那只熟睡的猫咪,我不禁回头看了看屋顶的哲也。

这将是一只不孤独的猫呢。


10.

小屋里最近新来了一只猫,是一只和哲也一样奇怪的猫。

这将不是一直孤独的猫啊。

我读书又多了一个伴,腿上两只黏在一起的猫咪,令人暖心。

哲也不再孤独了。

看着屋顶上多出了一只赤红色的身影,我不禁微笑。

如此甚好。它们彼此不再孤独,终于在一起了。

11.

哦对,忘了告诉你。



这只新来的猫咪名叫

赤司征十郎.










致最爱的你。

  想到最后还是写了

  不知算不算生贺的生贺

  啊啊啊啊啊我又赶了末班车orz

  自从遇见你之后,我就深刻的理解了相见恨晚这四字。
  论一个本子资源引起的缘分有多长久?

  答案是,无期限。

  这是我的给的答案。
  感谢当初的那份点开小窗的勇气,才有今日我与你的关系。
  在我的心目中,你已经不只是当初的太太,是我的师傅,我的闺蜜,我一生难以舍弃的人。虽说网络联系的友谊似虚似幻,但我并没有这么认为,我们虽隔了千米的距离,但仔细想想,只不过是个屏幕的距离。第一次送你皮肤,第一次托学长帮忙买东西,第一次偷偷的寄快递......为了你,我偷偷干了不少第一次哈哈哈哈。

  18岁,不再是个孩子了。

  18岁,代表着已经过了17个生日,度过了18轮岁月。但你说起你往事的时候,我总在想,如果我能更早遇见你该多好,能为你分担你的悲伤,解决你的忧愁,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 但我却比你小了4岁,我应该称呼你为姐姐的哈哈哈(.)年龄的差距,是补不了,有时候我真希望拥有时光加速什么的能力,把自己变成17或18岁哈哈哈(.)

好吧我正经点。

又长了一岁,这次,是真正的要长大啦。我曾向你索要三个愿望(明明是你的生日我却提前向你要愿望觉得好惭愧。。)

第一个,便是希望你一直开开心心的。
你很敏感,很重情谊。有时嘴上说着没关系,但心里还是难受的。有时候句尾总是带着哈哈哈哈,但我清楚,有时那不是你真心的笑,你想掩盖那一份悲伤,不想让别人为你担心。想哭就哭出来,如果要笑,请发自内心的笑出来。虽看不见,但我相信,这将是十分美丽的。如果想诉说,我随时等待倾听。即使无法立马回复,只要你说,我就会安静的倾听,为你分担。有些人,虽然不在了,但她依然活着,她活在每个惦记她的人的心里。如果是那位太太和你的爷爷,一定都也这么希望的吧。希望你开开心心的,他们也并不想看到你沉浸悲伤的样子。

第二个愿望,请一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。
我可以跪下来求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!你每次都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你之前那段时间,看着你发过来的照片,真的超级心疼啊!发语音的时候说声音都成那样子了就尽量少说话啊qwq几个月来,你已经感冒了不止一两次了啊。高考完之后一定要多多运动,多吃点东西,不要不想吃就不吃,这样很容易闹胃病的啊,一日三餐要规律,睡眠这几个月一定要规律点!少熬夜,熬夜对身体很不好的!冷了多穿一点,不要浪浪浪,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啊qwq求你了qwq

  未来的路还很长,我希望能陪你一起走下去。这是我陪伴你的第一个生日,但不是最后一个。前十七个我补不了,但我可以陪伴你之后的无数个生日。希望我们的友谊能地久天长。愿能未来相见。

永远爱你。

少司瑾,18岁生日快乐。
生日快乐,永远十二岁的女孩。
   

这篇生贺有点乱,不嫌弃的话,请笑纳。
@少司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的婼诺。



 

【赤黑日贺文】我重要,还是香草奶昔重要


*赤黑日快乐!
*刚上幼儿园文笔,超短小。
*俺赤设定,所以还是叫黑子w
*赤司巨巨严重ooc

     赤司看着黑子喝着奶昔一脸满足的样子,黑子常是一幅面瘫的样子,这种表情别说在平常,都是跟自己在一起,都极少出现 。想着一杯奶昔就能让黑子变成这样,赤司心里表示十分不爽。

“黑子。”

“ 唔。。赤司君怎么了?”

“你觉得我和香草奶昔哪个更重要些?”

  “都重要。”

  “只能二选一。”

  “赤司君多大了还玩这个”

  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 黑子放下香草奶昔,与恋人对视,看着对方认真的眼神,叹了一口气。

  “在食物方面香草奶昔重要些,人方面赤司君更重要些”

 
  “哲也,请认真回答。最后一次。”

 
  赤司的语气不再是温柔,带有几分严肃和认真。左眼闪过一丝金黄。

  
   黑子愣了愣,知道自家恋人动真的【误】了。单手扶着下巴,作沉思状。

   已知条件:
   ① 一杯香草奶昔=必不可少的物品

   ② 赤司君=最重要的人

   ∵从两者选择一个

   ∴两者相比较。

   联系平常观察比较。

   ∵一杯香草奶昔≠赤司君

   ∵ 赤司君=可以得到n杯香草奶昔【?】

   ∴赤司君更重要。

  
    在大脑将两者比较了一番,黑子一脸郑重的看着赤司

 
  “我认为赤司君更重要些。”

 
  “为什么?”

 
  “不为什么。”

 
  黑子看着对方重归平常的表情,温柔的笑着。

 

   --  因为,香草奶昔有很多,而赤司君只有一个啊。没有香草奶昔,顶多少一种最爱,但是,没有赤司君的话,我会失去一切的啊。
   --万物不及君一人。
############

    赤司巨巨一脸愉悦的看着自家媳妇【划】老婆【划】恋人,打算奖励一番。
 
 
  “哲也,想要什么?”

   “。。。。香草奶昔。”

#求赤司巨巨的心理面积。#
#赤司巨巨表示要把香草奶昔灭绝。#
#赤司巨巨竟然为一杯奶昔吃醋

  
 
@火焰   我相信我自己的人品。。。_(:_」∠)_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